Sunday, December 9, 2018

那些年,我們一起欣賞的女同學

【那些年,我們一起欣賞的女同學】

「教務處報告 教務處報告 下面這幾位同學,請到教務處,找陳組長集合 … XXX、洪李吉 …」

那些年,我就讀那所「門很難進去的那所國民中學」的時候,學校的廣播系統,經常會唸到我的名字。
我國中的時候,體型很胖。當年的我只會念書,其他的我全部都不會。可能因為單純,可能讀書的時候也還算勤勞,再加上一點點的小聰明,我的成績一直都還算不錯。

當年,每個學期固定有三次的月考。其中第一次和第二次月考的各年級男生前五名,還有女生的前五名,都會得到一張獎狀。三年當中,全部一共有十二次可以領到獎狀的機會,我除了一年級上學期的第一次、三年級的某一次之外,我全部都集滿了。

領獎狀的時候,是全年級十位同學,全校一共三十位,先集合後,再上司令台去領獎。集合之前,學校的廣播系統,都會先呼叫名字集合。因此,出社會後的我經常開玩笑,那三年跟我同校的同學,即使不認識我,一定也都聽過我的名字。

當年學校的管理,流行男女同校不同班的標準。女生班靠近校門口,男生班集中在靠近植物園側。中間還隔著教師辦公室和行政辦公室,距離非常遙遠。因此,除了上下課時會遇到、從制服知道是同校同年級的女同學,或者是小學就認識的同學之外,基本上都叫不出任何女同學的姓名。

另外,當年的規定,男生的髮型,一律都是三公分長的三分頭,接近剃光頭,女生一律是齊耳的短髮。每位學生外觀上都沒有什麼特徵、特色,除非同一班的同學,不認得其他男女同學是很正常的。今天的年輕人很難想像,但是,我們當年都是這樣長大的。

我姓洪。跟我同樣姓洪的人口數,原本就不多,因此當我認識新朋友、新同學,如果剛好跟我一樣是姓洪,我都會特別留意。

經常被廣播點到名的女同學當中,真的好巧,正好有一位也是姓洪。領獎前集合,經常會看到她。她的名字,我早就注意到了。

我記得她的皮膚很白,標準的身材,身高在女同學中算是高的,我的感覺,她也不像是很健談的人,她不會跟其他的女同學一樣,一開口,就說個不停。

她的臉上,如同印著「好學生」三個字。只要靠近她,無論氣溫有多炎熱,我感覺就像是走在清涼的溪水旁,瞬間心中總是寧靜而安詳。

我們那個年代的女同學,跟電影「戀戀風塵」裡面的女主角學生制服造型,髮型、外觀、身材幾乎都一樣,只有臉上的五官不同。


雖然會遇到,我卻沒有機會跟任何領獎的女同學說過話。一方面集合的時候,組長、校長人就在旁邊,二來大家都很緊張,即便真的要聊,傻呼呼的國中生,也不知道要聊些什麼。

這位優秀的女同學,不只是成績很好,也很受到其他同學的歡迎。

學校每個學期,都會舉辦一次「模範生」的選舉活動。每班推出一位候選人,跟同年級的學生拉票,票數最高的,就當選這個年級的模範生。

她當過候選人,也到過我們班男生班拉票。

長大後我慢慢理解,所謂的模範生選舉,其實民主體驗的教育成分,多過於選出「模範」的意義。雖然如此,能夠被同班同學推出來競選的,其實也代表著她人緣很好。

在一群女同學的簇擁下,她走上我們班講台做自我介紹。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。

我一直到最近才知道,那一次的自我介紹,我並不是唯一的,開始默默欣賞她的男同學。

我其實還滿期待的,我總是希望下次還有機會,我可以再上台領獎,在司令台前再次看到她,也許可以再聽聽她開口說話。

「OOO,報告完畢」剛才重複第二次的廣播,總算結束了。

每次教務處廣播的時間,都是月考結束,成績公告後的某一個週會前的早自習時間。奇怪的是,這次廣播的時間很不一樣,而且,這次被點到名字的人數,少了很多。當年的我不敢想太多,只要是陳組長點到我的名字,我先去報到再說。

教務處的陳組長,是當年的我們學校裡面的長髮美女阿姨,我相信我的同學都可以一起按讚作證。我剛才搜尋,我才發現當年的陳組長,今天美女的長髮依舊,但是,她早就高升,後來成為市立某高中的陳校長,現在也已經退休了。

被廣播點到名字的,也包含這位洪同學。我到的時候,辦公室裡面,就只有陳組長和洪同學。陳組長開口了。

「你們兩位比較早到,我們等其他同學到了以後再開始發。是這樣的,你們的一位學長,名字叫做「蔡藍欽」,很有唱歌的才華,只可惜英年早逝。他過世前幾天所出過,唯一的一張專輯錄音帶,捐給母校我們幾份。我不夠發給全部的學生,我就發給你們幾位成績好的同學。

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,我等一下回來。」

等等,陳組長離開後,辦公室裡面,不就只剩下我和洪同學了嗎?陳組長走出門口的時候,還回頭加了這句話:

「你們兩位都姓洪,而且成績都這麼好,你們一定很有話聊。我馬上回來。」

這不只是我第一次單獨跟一位女性在同一個空間裡面,而且,還是我所默默欣賞的、女神級的女同學。天啊!

接下來所發生的事,因為我當時太過於緊張,很多細節我已經回想不起來了。

我是男性,我告訴我自己無論如何,我一定要先開啟話題,打破靜默的空氣。我忘記我用什麼話題開口,我只記得,我當年很笨拙,我竟然開始聊起家人。我們聊到家裡的兄弟姊妹。所以我還記得,她跟我一樣,在家裡排行老大,我們都有一個弟弟。我現在回想起來,還好她當年跟我一樣單純,還好她也不介意。

為何不要聊家人?除非我打算追求對方,不然,千萬不要如此嘗試。每個人背後家庭的狀況,並不一定都是完整的。如果普通家庭也許還好,萬一是單親、離異、收養、再婚、早夭、病歿、等等等,很可能話題就會踩到地雷。足夠熟悉的朋友,才可以聊家人的話題。或者讓對方自己說。這是我現在的看法。

那麼,我所認為不熟悉的朋友,應該聊些什麼呢?我認為聊聊天氣、聊聊寵物、聊聊興趣,都很不錯。

時間過得好快,陳組長回來了,其他被點名的同學也都陸續到達,我們的對話就悄悄地結束了。

這是我和「女神」之間第一次的對話,也是我們這一生到目前為止,唯一一次的對話。她現在過得好不好,她是否還記得我,她是否還記得我當年笨拙的樣子,我開口的第一句話到底是什麼,我也很想知道。

如果人生的路可以選擇,如果可以從頭再開始一次,我希望我可以早一點,開始去熟悉女性。我沒有親姊妹,我的血緣親戚裡面,也只有三個距離很遠的表妹,我真的完全不知道,女性到底是什麼樣的生物。直到我認識我的太太,我才開始慢慢知道,女性到底是什麼。雖然即使到了今天,我也還沒有足夠的把握。

因為不熟悉,有人願意嫁給我,我當然用盡全力的寵她。我幾乎把我太太給寵壞了,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。

蔡藍欽唯一的專輯,同名「這個世界」的這首歌,前幾句的歌詞是這樣寫的:

「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希望
  有一點失望 我時常這麼想

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歡樂
有一點悲傷 誰也無法逃開

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 真有那麼壞
你又何必感慨

用你的關懷 和所有的愛
為這個世界 添一些美麗色彩」


我希望,那些年,我們所一起欣賞的這位女同學,有一天,想起了我們一起度過的這段青春歲月,臉上會跟我現在一樣,也是掛著微笑的!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